ASFIS中国国家中心

发布时间:2019-06-04 | 发布人: | 点击量:18275

(1)中国加入 ASFIS

       我国申请加入 ASFIS 的工作始于 20 世纪 80 年代初。 1980 年,在了解到 ASFIS 在收集、处理和传播世界范围内海洋和渔业情报信息方面的独特作用后,国家海洋局海洋科技情报研究所广泛搜集资料,摸清了 ASFIS 的运行机制。 1982 年 1 月 19 日 ,海洋科技情报研究所向国家海洋局上报了《申请参加“水科学和渔业情报系统”的请示》,简要介绍了该系统的创建过程和工作方式与特点,阐明了申请参加该系统的目的、意义和已具备的基本条件等,并建议由海洋科技情报研究所代表国家申请参加。

       1984 年 4 月 20 日 国家海洋局批复:经农牧渔业部、教科文全国委员会同意,并报外交部批准,同意海洋科技情报研究所申请参加“水科学和渔业情报系统”。

       1984 年 6 月 26 日 ,国家海洋局罗钰如局长就国家海洋资料中心(海洋情报所)代表中国申请参加 ASFIS 致函 IOC 秘书瑞沃博士:“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决定申请参加水科学和渔业情报系统,具体工作将由中国国家海洋资料中心承担”。

       1985 年 5 月 18 日 至 6 月 6 日 , FAO 渔业情报、资料和统计服务处处长、 ASFIS 协调员阿库兹 (E.F. Akyuz) 先生对中国进行了访问,就我国是否具备作为 ASFIS 成员国所必需的基本条件,如文献资源数量、人员技术水平、设备条件和服务能力等,进行了实地考察。在考察了国内多个有关单位后,最后选定海洋科技情报研究所(即现在的国家海洋信息中心)作为 ASFIS 中国中心。双方并就中国正式加入 ASFIS 的有关事宜进行了讨论,达成了一致意见。

       1985 年 8 月,国家海洋局严宏谟副局长与 E.F. Akyuz 先生共同签署了“国家海洋局海洋科技情报研究所与粮农组织渔业情报、资料和统计处就中国加入联合国水科学和渔业情报系统的会谈备忘录”。从此,海洋科技情报研究所(国家海洋信息中心)成为 ASFIS 的正式成员,代表中国享有该系统规定的一切权利并履行相应的义务,协调并具体实施中国与 ASFIS 有关的一切活动。这标志着我国海洋和渔业情报工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1991 年 2 月 21 日 ,国家海洋局正式批准成立“联合国水科学和渔业情报系统中国国家中心”。

(2)中国在 ASFIS 中的活动及其贡献

       中国自 1985 年加入 ASFIS 后,一直以积极主动的姿态参与各项活动,并且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为宣传和发展 ASFA 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成为该系统中最活跃的成员之一。

       ① 参加 ASFA 咨询委员会会议

       国家海洋信息中心作为 ASFA 的中国国家成员,对 ASFA 工作非常重视,并由一位中心领导参加 ASFIS 及其 ASFA 咨询委员会。

       参加每年举行的 ASFA 咨询委员会会议是各成员国承担的义务之一。从 1986 年至今,国家海洋信息中心派代表参加了历次的 ASFA 咨询委员会会议,除了报告我们的工作,还就所关心的问题发表意见,参与该系统的发展、产品分配、经费使用等重大问题的决策,争取 ASFA 信托基金的支持,并与各国代表开展业务交流。

       1991 年至 1993 年期间,由于 ASFIS 主办成员在某些意见上出现分歧, ASFIS 的发展出现了一些问题。在 1991 年的 ASFA 咨询委员会会议上, FAO 突然宣布将逐渐减少对 ASFA 的经费支持,到 1994 年后则停止资助,在 ASFIS 成员中引起震动。其主要理由是: ASFA 仅收录 FAO 感兴趣的少数信息、 ASFA 服务和产品分配不公平、 ASFIS 未向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提供必要的服务等。在这种情况下,我国代表根据事先的分析和商定的对策,表达了对 ASFA 作用的肯定和对 FAO 处境的理解,特别是对其提出的要更多地帮助发展中国家的意见给予了强烈的支持,并希望 FAO 继续牵头组织 ASFIS 。我国代表所表示的立场和态度使 FAO 官员十分感激,并得到了多数 ASFA 咨询委员会委员的赞同。

       1993 年在法国巴黎召开的 ASFA 咨询委员会会议是 ASFA 发展史上的一次重要会议。会议之前, FAO 、 IOC 就 ASFA 的前途问题分别提出了自己的方案。 IOC 秘书长 G. Kullenberg 博士代表东道主致开幕词时强调了 ASFA 的重要性并要求 FAO 继续做 ASFIS 的牵头单位,同时希望联合国其他主办者能承担更多的责任。会议经过激烈的讨论,达成了继续发展和加强 ASFA 国际合作的共识,并决定继续由 FAO 负责 ASFA 秘书处的工作。

       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基于本国利益和发展中国家利益的考虑积极地向有关国际组织负责人提出建议,参与周旋和磋商,为 ASFA 的存在和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1994 年 10 月 11 日 至 11 月 15 日 ,在国家海洋局的大力支持下, ASFA 第 23 届年会在国家海洋信息中心举行。国家海洋局杨文鹤副局长、国家海洋信息中心侯文峰主任会见了与会代表,国家海洋局国际合作司毛彬副司长到会致辞并参加会议,国家海洋信息中心陈伯镛副主任当选为本次会议主席。在这次会议上,与会 25 名代表就 ASFA 成员现状及其发展情况、新的 ASFA 生产合同、 ASFA 成员协议、 ASFA 的学科覆盖范围及出版物监控、 ASFA 信托基金的使用、 ASFA 机读输入等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讨论与磋商,形成了若干个指导今后 ASFA 工作的文件。由于各级领导的支持和有关人员的努力,使得这次较大型的国际性会议开得很成功,取得了许多积极的成果。 ASFIS 负责人、 FAO 首席渔业情报顾问 David James 先生称“这次会议开辟了 ASFA 的新纪元”。

       ② ASFA 文献标引

       ASFA 成员协议规定,向 ASFA 数据库提供标引输入是每个成员所必须履行的最主要的义务,是 ASFIS 合作的基础。国家海洋信息中心作为 ASFIS 中国国家中心同时也是 ASFA 中国输入中心,承担了将中国出版的期刊和报告中科技论文文摘输入 ASFIS 的重任。这意味着在 ASFA 每年报道的数万篇文摘中,有 1 000 多篇代表了中国标引人员的工作。通过 ASFA ,这些情报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进行 ASFA 输入,需要标引人员熟悉文献业务和海洋、水产方面的专业知识,并具有较高的英文水平,责任心强。国家海洋信息中心一直配备精干人员从事该项工作,并非常重视人员的培训。曾先后选派了多名有经验的文献工作者到意大利罗马 FAO 总部接受 ASFA 文献标引和计算机联机检索方面的培训。

       ASFA 输入最初是向 ASFA 秘书处提供标引单。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 ASFA 咨询委员会及其秘书处于 1991 年开始着手 ASFA 机读输入软件的研究并于 1996 年开发完成了基于 DOS 操作系统的输入软件 ASFISIS 。从 1997 年开始, ASFIS 要求所有成员都必须从提供纸载体的标引单转为提供机读信息。为适应这一转变, ASFA 中国输入中心采取了多种方式对 ASFA 标引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并从 1996 年下半年开始提供机读输入,提前完成了 ASFA 输入方式的转变。在 2002 年的 ASFA 咨询委员会会议上, ASFIS 又推出了基于 WWW 的 ASFA 输入软件 WWW-ISIS-ASFA 。为了尽快掌握该软件的使用方法,国家海洋信息中心选派了一位文献专家在参加 2002 年 ASFA 咨询委员会会议期间接受了为期一天的培训。从 2003 年开始,中国的 ASFA 输入使用 WWW-ISIS-ASFA 软件进行。

       我国于 1986 年正式开始向 ASFA 提供标引单时所监控的出版物只有 21 种,第 1 年标引的文献数量为 509 条。之后,每年提供的文献标引数量都在 1000 条以上。到 2002 年,我们监控的出版物增加到 50 余种,标引数量增加到每年 2 300 条以上。根据出版商 PROQUEST 公布的 2001 年统计数据,我国输入文献的数量在 ASFIS 所有成员中排在第二位。加入 ASFIS 以来,我国共向 ASFA 提供了中国水科学和渔业方面科技论文的英文文摘 20 000 余条,成为为 ASFA 做贡献最多的国家之一。

       由于 ASFA 中国国家中心每年都较好地完成了所承诺的输入指标,而且标引质量较好,其工作得到了 ASFA 咨询委员会、 ASFA 秘书处和有关负责人的高度评价。 2001 年 ASFA 咨询委员会会议期间, ASFA 负责人、 FAO 渔业情报、资料和统计处处长 R. Grainger 博士指出:中国已经成为 ASFIS 最重要的成员之一,主要表现在其输入的数量、质量以及在 ASFIS 中所起作用越来越重要等方面。

       ③ ASFA 宣传与服务

       ASFA 国际合作的宗旨决定了 ASFA 服务是非营利性的。加入 ASFIS 以来,国家海洋信息中心为宣传和完善 ASFA 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

       ASFA 数据库及其印刷本杂志是海洋和水产领域收录文献最全、检索最方便、使用最广泛的检索工具之一。为了使更多的国内用户了解和使用这一国际知名的数据库产品,国家海洋信息中心利用各种途径广为宣传。 1986 年 6 月, ASFA 光盘数据库引进、安装后,中心组织了多种形式的宣传、观摩和座谈,并开展咨询和检索服务。 1986 年 6 月至 8 月,共接待来自北京、天津、青岛等地的参观、观摩人员 380 人次,举办小型座谈会 10 次。此外,国家海洋信息中心的 ASFA 工作人员还撰写文章在全国性刊物上和全国性专业会议上向国内用户介绍 ASFA 的功能和使用方法。例如, 1992 年向第 5 届全国联机检索研讨会上提交了题为《 ASFA 光盘数据库与 ASFA 服务分中心建设》的论文;在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工作会上介绍了 ASFA 及 ASFA 服务分中心建设这一开创性的工作。通过宣传,使越来越多的科学家了解并开始使用 ASFA 信息产品,使 ASFA 成为中国海洋、水产科学领域最常用的检索工具之一。

10 多年来,国家海洋信息中心利用 ASFA 产品,包括印刷本杂志、光盘数据库和网上数据库等,积极为国内外用户开展检索服务,平均每年检索课题 200 ~ 300 个,为读者和用户提供文献线索上万条。

       ④ ASFA 服务分中心建设

       我国地域辽阔,从事海洋和渔业研究、开发和管理的单位、科技人员分散在全国各地,他们迫切需要世界范围的水科学和渔业信息,并且逐渐认识到 ASFA 正是他们所希望利用的检索工具。

       1990 年前后,我国的通讯、网络技术还不够发达,还不能利用计算机网络来满足国内广大用户检索 ASFA 数据库的需要,广大用户要获得 ASFA 中的情报信息并不容易。为了更有效、更广泛、更灵活地利用 ASFA 数据库为全国各地的用户提供服务,同时为了更全面地监控中国水科学和渔业领域的科技文献, ASFA 中国国家中心通过协商,在国内从事海洋、半咸水、淡水科学研究及教学活动的单位内建立了若干个 ASFA 服务分中心。根据协议,国家中心向分中心免费提供经二次开发的数据库检索软件并进行技术培训,定期提供从 ASFA 光盘上套录下来的文摘数据,协助分中心利用本单位的设备条件建立 ASFA 专题数据库并在本地区、本单位开展检索服务。这项工作在当时得到了广大科技人员的欢迎。

       在 1990 年的 ASFA 咨询委员会会议上,我国首次向 ASFIS 报告了在国内建立 ASFA 分中心的情况,并在 1994 年的 ASFA 咨询委员会会议上提交了“中国的 ASFA 服务分中心 ―― 情况专题报告”。

       1989 年至 1995 年, ASFA 中国国家中心先后在北京、青岛、武汉、无锡、上海、广州、北海等地建立了 12 个 ASFA 分中心,涉及中国科学院、中国水产科学院、教育部、国家地震局和国家海洋局等系统,形成了有一定规模的 ASFA 服务网络。该工作在 ASFIS 中是一项创举,受到 ASFIS 成员的称赞与支持,为发展中国家提高 ASFA 服务水平树立了榜样。

(3)中国参加 ASFIS 产生的效益

       中国自 1986 年参加 ASFIS 以来, ASFA 中国中心的工作取得了明显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一方面,我们每年将中国出版的 1000 多篇海洋和水产领域的科技文献标引输入到 ASFA 数据库中,使中国的有关文献进入国际联机情报检索系统并在世界性的检索刊物上报道,显示我国在这两个领域的新进展。另一方面,它促进了我国海洋科技文献检索的现代化进程,以较低的代价获得了世界范围内的海洋、水产科技文献信息,并利用它面向国内读者和用户广泛地开展服务,促进国内海洋和水产事业的发展。

       ① 加快了我国海洋情报检索自动化的进程

       为执行“国家海洋局海洋科技情报研究所与粮农组织渔业情报、资料和统计处就中国加入联合国水科学和渔业情报系统的会谈备忘录”, ASFIS 向我方提供一万多美元的资助用于 ASFA 中国国家中心的基础建设,包括为我方订购光盘阅读器、打印机以及 ASFA 数据库光盘等。 1986 年 5 月 19 日 至 21 日,美国坎布里奇科学文摘社(Cambridge Scientific Abstract, PROQUEST)派专家来海洋情报所安装、调试高密度光盘检索系统,并带来了由 ASFIS 提供的包括了 1982 年 6 月至 1985 年 6 月共计 97 249 篇文献摘要的 ASFA 数据库光盘,并向我方赠送了汇集了 252 000 余篇有关生命科学文献摘要的“生命科学文选”光盘及检索软件。

       ASFA 光盘数据库检索系统的引入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ASFA 是在我国大陆安装使用的第一个光盘数据库,一时成为参观、新闻采访和文献检索服务的热点。它的应用、宣传和推广,对我国光盘和数据库技术的发展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在 ASFA 国际合作的基础上,国家海洋信息中心采取自建和引进相结合的办法建立了“海洋情报检索系统”。该系统于 1986 年 9 月通过了由国防科工委、交通部、国家科委、国家教委、邮电部、化工部、铁道部、中国科学院和国家海洋局等部门的 40 名海洋与情报专家组成的鉴定委员会的技术鉴定,专家认为它“采用了当前世界科技情报领域的最新技术,在国内具有先进水平”。“海洋情报检索系统” 1987 年获国家海洋局科技进步一等奖。此外, ASFA 光盘数据库的引进,被作为开辟新的收集渠道,获取世界范围海洋文献资料的典范, 1986 年获得国家科委授予的科技情报成果二等奖。

       ASFA 光盘数据库的引进和海洋情报检索系统的建成标志着我国海洋情报工作现代化建设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可以说,加入 ASFIS 是我国海洋和水产文献信息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它大大加快了我国海洋情报检索自动化的进程。

       ② 免费获得 ASFA 产品和国外图书资料

       根据向 ASFIS 提供 ASFA 文摘的数量获得相应数量的 ASFA 产品与服务是 ASFIS 成员最主要的权利之一。自加入 ASFIS 以来,国家海洋信息中心除了免费获得该系统提供的微机、打印机和光盘等设备外,还获得了总价值约为 40 万美元的 ASFA 产品与服务以及其他国外图书资料,丰富了馆藏文献资源。 ASFA 中国中心每年免费得到的 ASFA 磁带、光盘和印刷本杂志的价值都在 1.5 万美元以上,到 2002 年,每年获得的 ASFA 产品的价值增长到 3.4 万美元左右。此外, FAO 还通过 ASFIS 向该中心赠送了价值约 6 万美元的图书和期刊 3000 余册。

       ③ 加强了与国外同行的合作与交流

       ASFA 咨询委员会会议每年在不同的 ASFA 成员单位举行,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与各国同行互相学习、交流信息的机会。我国代表曾先后参观了 FAO 图书馆、美国 NOAA 中心图书馆、印度国家海洋科学信息中心图书馆等多个图书信息机构。通过实地参观与交谈,详细了解了 ASFIS 主要成员单位的人员、设备、馆藏、目录体系以及信息资源共享和网上图书馆建设情况,并同部分图书馆建立了原始文献提供和书刊交换关系。